插图来源于网络

古墓顶盖板的出现,意味着距离墓室就不远了。大墓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里面究竟埋藏了多少奇珍异宝?大家都很期待。

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华北平原一个小村庄的大街上闪过几个人影。他们径直来到一座大土包前,悄悄合计了一会儿,便拿起铁锹吭哧、吭哧地挖起来。

不远处传来几声狗叫,在漆黑的夜里显得诡异而神秘。

这几个人是什么来路?他们在这里疯狂的挖什么?

这个小村庄叫“陵上寺”,提起这个村子,有些奇怪。

村子中央耸立着一个山样的土包,山包顶上,稀稀拉拉地散落着几户人家,山包下全是民宅,将其围在当中。

传说这里是王侯的陵墓,究竟这里有没有古墓?是不是王侯?谁也不知道。

翌日天光放亮,村民们看到山包北侧的平地上多了一个大坑。第二天下半夜,人们进入梦乡的时候,这伙人又开始在原地挖掘。

这次挖得很快,早晨起来大家看见坑里面有一汪黑水,深不见底,大坑边上还散落着几块黑乎乎的木头。

有明白人看出门道:“哎呀,这伙人是盗墓贼呀!你们看这棺材板都挖出来了。这要是把宝贝偷走了,咱们村的风水就破了。”大伙一听,这还得了,敢动老祖宗的东西,这不是诚心害我们吗?没二话,报案吧!

???

盗墓的消息传到县里,文物部门和公安部门都来了。调查了一番,原来是几个村民干的好事。也甭废话了,直接拿人,几个家伙被请进了局子。

犯罪嫌疑人是抓到了,接下来的工作怎么办?这就是文物部门的事了。县文物保管所把这件事逐级上报到省里,于是刚刚从曲阳回来的李恩队长就接到了命令:“带领人马去陵上寺抢救发掘!”

为啥考古人总是跟在盗墓贼屁股后头跑,等盗墓贼把好东西都拿走了,再去检点破烂?

这是因为好多古墓已经列入了省级、或者市级保护单位,一般以保护为主,有课题研究的时候报批国家局,经过审批拨款才能开挖。主动申请的话,效率和时间是个没谱的事,不知道要等到啥时候。另一方面,虽说列入了保护单位,可涉及到县里就不好办了。资金是个大问题,县文保所是个清水衙门,没油水,大家的工资全靠财政拨款。往往这些古墓都处于偏僻地区,你叫人家保护看守怎么也得开点工资吧?一年下来咋也得出5、6千块大洋,而这些钱从哪里出?上边又不拨款,县文保所根本就拿不起。那些年有胆子大的盗墓贼,窜到文保所库房里偷古董,神不知鬼不觉,很长时间后才发现:库房的文物没了。这是为啥?有的文保所连看门的老头都养不起,监控设备就更甭提了。所以文物不丢才怪呢!

而一旦古墓被盗,事情就好办了。媒体一曝光,地球人都知道了,领导也重视了,资金也有了,审批也快了许多,这叫“抢救性发掘。”

这次陵上寺古墓被盗,和前一次曲阳王处直墓被盗差不多是一个版本,所幸的是,这次警察叔叔很给力,抓到了盗墓分子。这些盗墓的家伙是本地人,不是很专业,所以也没造成多大损失。

此番去考古还是李恩带队,一位善于啃硬骨头的考古专家。

文保所老大昌宏安顿好我们的住所,又领着大家参观了文物。其中有一个错金铜豹,碗口大小,平底,浑身布满了花纹,采用的是错金工艺。铜豹是蹲坐的姿势,昂首张口,形态逼真,甚是漂亮。拿在手里挺沉,打眼一看就是汉代的席镇,和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挖出来的一模一样。

啥叫席镇?顾名思义,席镇就是压席子的重物。汉朝的时候,大家聚餐会客的时候,都坐在席子上。据说当年汉高祖刘邦去姑爷家里就是“箕”坐在席子上。“箕”则是指“簸箕”一样叉开双腿。其实这是一种很无礼的姿势,显示出高祖狂放不羁的性格。

席子是用竹条或者苇子条编成的,四边角容易翘起来,为了舒展,就拿重物压上。没钱的人家估计用石头或者砖块当席镇;有钱的主就用高级的金属饰件。再厉害一点的就用这种豹子,从形制来看,这种错金铜豹等级很高,至少是诸侯王家里用的物件。

???

第二天一早,昌宏领着考古队一行人开赴工地。

汽车出了县城,沿公路一直朝东开去。估摸一个多小时之后,公路右侧绿树掩映处有个村庄,昌宏用手一指:“那个村子就是。”

汽车拐弯下了公路,不多时来到村口。一户人家门口站着个黑胖的中年汉子。

昌宏和他打招呼:“小锁,你干啥呢?”黑脸汉子笑着回答:“哦,张所长啊。没事瞎转悠呗!”

昌宏走到近前问:“放回来了?”这个叫小锁的黑脸汉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说:“嘿嘿,放回来了。”

“这回还挖不?”昌宏说。

“不挖了,不挖了,这回打死我也不挖了。”小锁一连声的说。

昌宏顺手指了指李恩说:“这是考古队的李队长,想问你点事。你们在这个大坑里面挖出啥来了?”

小锁回答说:“可别提了,啥他妈的也没挖到。里面除了木头就是是黑水。”

“木头?啥样的木头?”李队长接过话茬。

小锁边说边比划:“哎呦,底下的木头可大了,比房梁还粗啊,挖了半天都没挖出一根,横七竖八一摞一摞的。”

听了小锁的话,李队长就试着问他:“想在考古队干不?”

“想啊,您看我行吗?”小锁望着李队长说。

李队长上下打量了小锁一番说:“我看行啊,不过有个条件啊。”

“啥条件?只要您让我干,啥条件都行。”小锁急切的说。

“从今往后,你不能再私自参与挖古墓。”李队长严肃的说道。

“这您放心,如果我再去挖墓,叫我不得好死。”小锁一脸的真诚。

大伙听了都笑了起来。

“那好吧,从今天开始,你就负责看着这个大坑。过几天我们就进场,有谁再来挖土,你赶紧向我们报告。当然了,每天都给你开工资。”李队长交代小锁。

“您就放心吧,我保证干好。”小锁下决心说道。

往前不远,果然出现一个锅底似的大坑,足有5、6米深,坑边还散落着几根长短不一的黑木头。李恩蹲下身仔细查看,又站起身朝坑底望去,正如小锁说的一样,坑底是一汪黑水,深不见底。

大坑南边是一座大土包,小山丘一般,直径多米,沿着旁边的小路,我们登上山顶。上面有十几户人家,稀稀拉拉,显得十分破败。黄草泥抹就的墙面,外面还包裹着成串的草帘,一层压一层看上去好像蓑衣。这是当地一种独特的建筑工艺,能防止雨水把墙面冲毁。不但如此,还有保暖的功能,这样的房子住起来冬暖夏凉,唯一的缺陷就是怕火,一旦烧起来,那是:死孩子的眼睛——没救了。再看那些屋里面空空如野,原来大多数人家都已经迁到山下去了。

不远处偶尔蹿出一条野狗,“汪汪”叫上几声,平添了几分凄凉。

???

几天之后,我们考古队进驻陵上寺。

像陵上寺这样的大土包,县里还有很多。汉代的时候,这里是河间国的都城,诸侯王在这里经营了一百多年,历代死去的国王和贵族都埋葬在这里。

那个时候,王陵的墓葬都很奢侈。坟茔上是小山一样的封土堆,凸显出王家的气派和与众不同。然而如此抢眼也很容易招来盗墓贼,这些王陵大多数都被盗墓的君子光顾过。

眼前这座封土规模不小,看样子墓主人非富即贵。

要挖这个王陵,首先得搞清楚它的结构和位置。这就像打仗一样,事先侦查敌情,看看对方的火力点分布,再制定计划,才能做到知己知彼。

虽然大家知道王陵就压在大土包下面,但土包太大,陵墓的开口在哪也无从知晓。

于是李队长决定用考古队带来的“秘密武器”,“洛阳铲”。铲头用精钢打造,一米左右,铲子呈半圆形,有20公分长。后面安上木杆就可以用来钻探,扎到地下再提上来的时候,能带上一截土壤。专业的考古人士,通过这些土壤的颜色和硬度,就能分析出地下埋藏的是啥东西。

不但如此,通过钻探,考古队还能推算出墓葬的深度,宽度和形状。

说起这种洛阳铲,还有来头。河南洛阳历朝历代,都有以盗墓为营生的人。尤其是三国时期,曹操为了扩充武备,购买军火,还特意成立了专业的盗墓机构,美其名曰:和,专门负责挖去贵族墓葬里面的宝物。

在中国的古代,挖坟掘墓乃是:“十恶不赦”之罪。但曹操却反其道而行之,确实有点不同大众的枭雄之气。

解放后,政府处理了一些最大恶极的盗墓贼。又留下了一些盗墓技术水平高的,罪恶小的盗墓贼,让他们“改邪归正”,传授考古队的工作人员,为新中国的考古事业做贡献。

‘洛阳铲’虽然精准,但也有致命的缺点。如果碰到沙层、水层或者石头就彻底失去作用。

这次来陵上寺,就准备用这种洛阳铲探一下地底下的虚实,没想到碰到了大麻烦。

这里是华北平原的一部分,又临近渤海湾,土质沙性很大,土层厚,下探7、8米土质都没有变化。尤其是达到一定深度的时候,地下水就冒了出来,铲子无法下探。这样一来,考古钻探的利器“洛阳铲”在此地完全失去了作用,成了“废器”。

初战不利,钻探失败!

???

第二天上工路过一家农户,看见有院子里几个壮汉,抬着一根长长的铁管子往地下戳。

李恩队长就问身边的小锁:“这伙人干啥呢?”小锁回答说:“打井。”

大伙听了都十分好奇,李队长一时兴起,就对大家说:“走,咱们进去看看。”

几个人随着小锁进了院子,只见这几个汉子,先在地上挖个一尺多深的小坑,将里面倒上水,再把那根长长的铁管抬过来竖起。

这根铁管有两寸多粗,八、九米长,下面是一个锥形的铁尖。其中一个汉子拿过了两只铁卡子,把另一根短铁管固定在长管上,看起来好像十字架。

大家抬起长管上下耸动,一边往下扎一边喊着号子:“嗨哟、嗨哟!”随着几个壮汉的喊叫,铁管渐渐深入地下,越来越深。

随着铁管上下插动,土坑里的水上下翻飞,哗、哗直响。又有汉子在一旁不断的往坑里加水。

不一会的功夫这根铁管全部隐没在地底下,随后几个壮汉把这根铁管拔出来,一个小洞出现在面前。他们再将事先准备好的,稍细点的井管子,顺着孔洞插进去固定好,安上井头,咔嚓、咔嚓的压起来。不一会一股水流出来。到此这井就打好了。

从开始扎孔到出水,前后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看罢多时,李恩一拍巴掌说道:“用这种方法来钻探大墓或许能行呢!”大家听了连连称是。一问,原来这种工具叫“老头乐”。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老头乐”抬到考古工地,先前打井的几个汉子如法炮制,没一会的功夫地下传来“咚、咚”的声响。“是木头!”带头的汉子叫道。

李恩忙把管子抽出来,用尺子测量,好家伙8米多。有了经验就好办了,大家又依次在四周钻起孔来,在20多米的范围之内都发现了木头。

这究竟是何人的墓葬,竟然如此的豪华气派?

???

考古大幕即将徐徐拉开,幕后的主角儿将闪亮登场。

通过用“老头乐”钻探,李恩心里有了底。

先把封土堆劈开一部分,了解上面的堆积,再把暴露的地面推平,铲得干干净净,好像镜子面一样。一个大墓的形状就显露出来了,这是一座“甲”字形的墓葬,坐西朝东,东边的墓道有50多米长,西边的墓室有30多米,好家伙,果然是个大墓。

大墓上面的封土全部去掉之后,山一样的大土包仅仅切去一个小角。难道这里不止这一座大墓?封土之下还有其他古墓?队长李恩又派一拨人用“老头乐”去封土四周钻探,果然在南面农户院子里又发现了一处。看来李队长先前的推断是正确的,此地很可能是王侯的家族墓地。鉴于古墓位于村民的家里,涉及到拆迁问题,只好暂时搁置,先挖开眼前这座大墓。

随着考古队员一层层的揭露,大墓的形状显现出来。大墓修建的十分精致,墓边上宽下窄,整整齐齐,平整如镜,下到2米多深的时候,墓圹陆续出现了二层台,三层台。

这两层土台两米多宽,一是为了修墓时往上倒土,二是防止大墓塌方。

东边是斜坡式的墓道,有3米多宽,从地表一直延伸到8米多深的墓室。仔细清理之后,墓道两侧壁上有十几个柱洞,对称分布。这是为了墓主人下葬时,搭建“天棚”而设置的。

原来古人认为去世的人要去阴间,属于“阴事”,自出殡之后不能见天,所以要在墓道之上搭上棚子,灵柩到达墓道之后,除去罩衣,再从棚子下穿过,安放在墓室里面。

我负责清理墓道的工作,经过仔细清理,竟然在墓道底部发现了两道车辙印痕。这说明墓主人的棺椁是用车子运到墓地,再通过墓道慢慢滑到墓室里去的。

当清理到墓道中腰的时候,在南侧壁上发现了一个长方形的侧室,挖去泥土之后,一堆陶罐、陶盘等器物出现在眼前,仔细观察罐子里面还残存着各种粮食的颗粒。原来这里是墓主人的“仓库”,从遗留的痕迹来看,这个侧室是用木板搭建而成,如今木结构已经腐朽成灰,仅留下痕迹。

墓道很快就清理完毕了。最难发掘的是墓室,这里是安放墓主人棺椁的地方,不但规模大,而且很深。

???

三个月过去了,墓室里面的填土终于清理完成。您要问了:你们考古为啥这样慢呢?您可能不知道啊,这可不是建筑挖土方,用几台挖掘机,吭哧、吭哧几下子就干完了。考古完全是人工操作,一铲子一铲子挖,任何的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哩。

下掘到7米的时候,黑漆漆的木头显露出来,大家还没来得及高兴,地下水涌出来,工作面上一片泥泞。最要命的是,墓壁的沙土随着水流慢慢垮塌,如果时间久了,就会塌方,到那时不但考古工作不能进行,搞不好还可能造成伤亡。

以前挖古墓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这次的大墓太深了。队长李恩只好在墓室四周挑出排水沟,再调来两台抽水机,轮流抽水。又灌满好多沙袋,把墓边死死的靠住。

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墓室顶部的盖板显露出来,这古墓如果是汉代的,距离现在也有多年了。木头还没有腐烂,真是个奇迹。

古墓顶盖板的出现,意味着距离墓室就不远了。大墓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里面究竟埋藏了多少奇珍异宝?大家都很期待。

盖板的出现,大大的鼓舞了考古队员的士气,我们加快了挖掘的进度。可是新的困难又来啦,地下水不断涌出来,没法操作,只好搭起架子,蹲在木板上慢慢的清理。

墓室的雏形逐渐显露,20多米见方的面积,全部用木头搭建而成,规模宏大前所未有啊。正当大家兴高采烈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顶部盖板西北角发现一个大洞。洞口犬牙交错,明显是盗墓者用斧子硬生生砍出来的。

俗话说:“十墓九空”!看到这个情况大家心里“刷”的就凉了。

队长李恩安慰大家:“大伙别泄气啊,即使被盗了,咱们也要搞清楚墓葬的结构,说不定还能有意外发现呢!”

???

把盖板清理完成之后,逐块揭取。发现每块盖板之上刻有凹槽,镶嵌在一起,揭开来看,上面还有墨书的字体,苍劲古朴,竟是正宗的汉隶。

木盖板一共三层,每块木板上面书写着编号。比如第一层刻着:“甲中二十”。第二层刻着“乙中十二”……

原来第一层是“甲层”,二层是“乙层”,三层是“丙层”。

古人有“天人合一”的理念,甲、乙、丙、丁乃是天干,一般是奇数;子、丑、寅、卯是地支,代表偶数。即使修建墓葬也用此数。

盖板的出现,大大的鼓舞了考古队员的士气,我们加快了挖掘的进度,把保存较好的木板浸泡在药水里保护起来。当三层木盖板全部清理完成之后,眼前的一幕让大家惊呆了。

墓室四周是用10厘米见方,90厘米长的黄心柏木砌成的墙体。

“黄肠题凑”。队长李恩惊叫一声。“黄肠题凑”是指西汉一种仅次于皇帝的丧葬规格。也就是说,这里的墓主人肯定是诸侯国王。

以前听说过“黄肠题凑墓”,比如北京的“大葆台汉墓”、“老山汉墓”。可是谁也没亲眼见过,现如今这“黄肠题凑”就摆在眼前。

这种墓葬,费时、费力而且花费巨大。首先墓坑之大绝无仅有,墓室开口一般都在30米左右,墓道长超过56米之多,深达10米左右,这是多大的土方量啊?

从墓底到墓顶全部用木材修建。先说墓底的基座,采用20厘米见方,3米长的油松木错茬铺砌,榫卯结构,相互咬合浑然一体,共四层。(天三地四,应了天阳,地阴的理念。)

木基座上面四周用黄心柏木垒砌墙体,内外两圈,成“回”字形状,中间有廊道相同。木墙四角也是榫卯搭接,层层垒砌,大概一人多高,粗粗算来也有上万根。也就是说要砍伐近万棵粗壮的柏树,工程之巨骇人听闻。

不但如此,墓室中心,也就是安放梓宫的位置,甚为华丽,木质的地板,木板造成的墙壁上面再饰以各种图案的彩绘。中间安放几十道漆的棺椁,棺椁之内再放棺材。棺材和椁箱之间三尺多宽的缝隙全部用奇珍异宝填塞。假如此墓没有被盗挖,那么出土的金银财宝可要用车载斗量呢。这也难怪李恩吃惊得合不拢嘴。

墓顶三层盖板揭取之后,最为抢眼的是中间棺椁的位置。虽说棺椁已经倒架,但上面黑漆和红色朱砂彩绘,依然鲜亮无比,好似新的一样。

椁室四周有四根大木柱,虽然已经朽断,但两端包裹粗壮的铁柱头依然完好,凸显出当年非凡的气势。

???

我和国平负责清理南边的回廊,这里应该是放置随葬品的地方。工人老海哥,把一块拳头大小好像石头的东西用铁锹铲起来扔到二层台上。我看着那个东西有些异样,心想:墓室里面怎么会有石头块呢?就对二层台上的国平说:“你把那块东西拿来我瞧瞧。”

当我把石头一样的东西接到手里,感觉沉甸甸的,放到排水沟里冲洗。当包裹的泥土褪去之后,周围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约而同地喊道:“马蹄金!”

原来这是一块真正的汉朝“马蹄金”。形状和马蹄子相差无几,所以而得此名。这块马蹄金通体金黄,光芒四射,和海昏侯刘贺墓出土的马蹄金一模一样,后来用天平称重,整整多克。当然,此时海昏侯的墓还没有发现呢!

正当大家高兴的时候,队长李恩也顾不得地上的积水,咕咚一下子坐到泥巴里,嘴里喃喃的说:“完了,完了!”

原来刚才李恩揭取椁盖板之后,在下面发现了两颗牙齿。这意味着,椁盖板和底板,在重力的作用下,挤压成一体,椁室里没有空间,揭取盖板之后,里面空空如野。

也就是说,这个古墓早期被盗光了。

像这种“黄肠题凑”的古墓,修建完成之后,至少一百年之间不会腐朽倒塌。这期间如果有人进入墓室,盗取宝贝要容易很多。所有随葬品都摆放在那里,盗墓者看得是一清二楚,根本不用再费劲巴力的挖,只要把这些宝贝逐个装到囊中就行了。这就叫“早期被盗”。

所以早期被盗的古墓,大多数是空壳,啥也没有。

如果是后期被盗,墓室倒塌,或者泥土淤塞,盗墓贼还要像老鼠似的,在墓室里挖洞,难免有遗漏,所以考古人还能检点“洋落”。

大家七手八脚把队长李恩搀扶起来,好生安慰又送到上面。

???

我和国平清理墓道和墓室的结合部位,瑞林看到上方地面有裂缝,李恩局嘱咐他到上面看着,防止塌方造成伤亡。

国平穿着水靴子趟在水里,正忙着找边框。忽然听到瑞林高喊:“快跑!”

话音未落,上方一块几十立方米的土块轰然倒塌。我离得远些,猛然跳开,国平没来得及撤退,就被埋在土里,仅露出半个身子。

“塌方了,快救人。”我急切的高喊。四周的人围拢过来,用手疯狂的挖土,废了好大劲才把国平从土里拽出来。

国平脸上煞白,坐在地上喘息。李恩赶过来,察看伤情,所幸并无大碍,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说考古的结果让大家很失望,但工作还得进行下去。

大家按部就班的继续挖掘,在椁室里又有了新发现。这是一块玉璧,有盘子一般大小,中间有圆孔,上面布满了“谷纹”,这块圆形的玉璧和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的一模一样。这玉璧保存完好,表面呈青灰色,从质地上看,应该是昆仑玉。

玉璧的出土极大的鼓舞了考古队员的士气,也算是对大家受伤的小心脏一个意外的安慰吧。

玉璧的旁边是一件玉璜,也是青灰色,采取镂空的工艺,工匠巧妙的运用技巧,把玉璜雕刻成夔龙的式样。夔龙传说是一条腿的龙,异常凶猛。玉璜纹饰清晰流畅,简洁奔放,兀显出“汉八刀”高超的雕刻技法。

我接着清理,在发现玉璧不远处,一件粉红色的东西映入眼帘。拨开泥土,是个狮子。

这狮子像核桃一般大小,通体红色,晶莹透剔,乃用琥珀雕刻而成,这红色的琥珀被称为“血琥珀”,是琥珀当中的极品,世间少见。这狮子虽小,却是活灵活现,形态逼真,堪称难得的艺术精品。

所有出土的宝贝是不能挪动位置的,否则就失去了考古的意义,必须完整地记录它出土时的状态,再录像、照相、画图之后才能提取。

除了椁室里面出土的各种宝贝,回廊里面还发现了好几个澡盆大小的锈绿色器物,看样子好像青铜器。无奈这些东西腐朽太严重啦,只剩下模糊的痕迹,很有可能地下水含碱量高,把这些金属器物全部腐蚀掉了,毕竟一千多年了。

从墓葬的形状和挖出来的宝贝来看,这座“黄肠题凑”大墓是汉朝河间诸侯国王,确定无疑。

那么汉朝河间国王有15位,这墓主人究竟是哪一位?

有人说他是第三代河间献王刘德,据说刘德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死了之后肯定要随身携带几卷爱不释手的书籍(竹简),可为啥古墓当中没发现竹简之类的东西?难道是被盗墓贼偷去啦?那年头竹简恐怕也卖不了几个钱,偷它干嘛?要回家生火做饭吧,还湿淋淋的,不如干木头来到舒服。

墓主人究竟是谁?在盗墓贼的“照顾”之下,这座古墓也成了千古之谜了。除非再把相邻的另外几个汉墓挖出来看看,可是谁又能保证那几个古墓没被盗墓贼“照顾”过呢?

文章来源

有故事的人

原标题

《村庄下面的千年王陵》

精彩推荐

唐驳虎:历史已经证明很难指望印度当局主动退让

一只明虾如此凶险,隔着塑料袋让64岁大妈面临截肢

他直播孩子走钢丝:有人说我疯了,但我觉得他们病了

“临死前,爸爸砸碎车窗把我推了出去”

扫一扫下载订阅号助手,用手机发文章赞赏

长按







































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哪里好
北京白癜风哪家医院最专业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guazijinj.com/ysjjj/3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