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走天下(五)

金宏柱教授,著名医疗保健专家,精通中医全科,年起受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首批中医文化巡讲专家和江苏卫生厅巡讲专家、江苏卫视《万家灯火》王牌中医专家,并数拾次受邀意大利、德国、葡萄牙、英国、爱尔兰、丹麦、挪威、日本等30余国家和地区进行医疗、讲学,据此经历所著医学散文集《中医走天下》一版再版。《人民作家》经作者特别授权,通过有声播讲的方式,予以刊发,以飨读者。

作者:金宏柱

播讲:殷瑜

编辑:李建丽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殷瑜播讲

一个英国女孩的信笺

现在,我对身体的自我感觉很好,原来外部表现最明显的手关节,除了关节稍稍有点粗大外,肿胀完全消失了,手指伸展灵活,同伴们都说我的手原来是这样的漂亮呢。教授,哪个女孩子不爱美啊?您想,这种时刻,我的心情是多么的喜悦,我每天的生活是多么的快乐美好……

论国土,英国不算太大。但是在这不算大的国土上,地形却丰富多彩。东南多为平原丘陵,西北部则分布着山地和高原。最有名的山脉是奔宁山,它纵贯南北,号称“英国的脊梁”,其余湖泊遍布,河流纵横。清晨起,从位于北方苏格兰的小城阿堡丁出发,过爱丁堡,穿曼切斯特,经伯明翰,再下考文垂,这样的跋山涉水,穿州过市,即使是现代化的电气火车,到达伦敦时也已经是近灯火阑珊的深夜了。房东希茜太太已经睡了,我蹑手蹑脚地打开我的房门,随手开了灯。虽然只是和离开这里一样的时间,今年我来伦敦后,也只在这里住了十多天,但进得门来,还是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因为这一居室可算是我这两年来往英国巡回讲学、医疗的大本营呢。我快速地整理好行装,洗漱后,一身轻松地坐到沙发上。橘黄光晕的笼罩下,静谧中整洁的房间显得更加典雅温馨,目光掠过书桌时,不经意间似乎觉得台灯下压着什么纸张,起身近前一看,哦,是谁给我的信?只知道中国字有书法之说,可以用苍劲、雄浑的银钩铁线,潇洒、飘逸的龙飞凤舞等等美好的字样来描述,但于英文书写,我尚是不甚了解。可眼下的这封信的英文字迹,我忍不住还是想用娟秀灵动来形容。是谁呢?这封意外的信笺牢牢地吸引了我好奇的目光……尊敬的教授欢迎您又一次来到我们美丽的国家,尤其是在这个百花盛开的季节。很想把我的喜悦和我对您的由衷感激,在您到达的第一时间当面告诉您,可是我现在正进入了紧张的撰写毕业论文阶段,目前正和我的同学们在一年一度的‘海伊文学节’采风。我想您是知道的,海伊是英格兰与威尔士接壤的一座美丽小镇,静静的瓦纳河环绕着这里风景如画的蓝天、碧水、钟楼、教堂。虽然它只有一千多人口,但却因举办英语国家中规模最大的‘海伊文学节’而闻名。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文学爱好者千里迢迢,赶到这个被誉为‘英语国家文学界的麦加’的世外桃源‘朝圣’。因为这里有着据称是世界上最大的旧书市场。而在文学节上,知名作家、艺术家都赶来举办讲座,与读者对话。出版商们也纷至沓来,寻找新的合作伙伴,文学爱好者们当然更不愿错过能与心仪的偶像直接对话、探讨创作经验的大好机会。那么,我想教授因此就一定会原谅我,未能直接而是用写信的方式向您致以问候了。教授,此刻我的心情是激动的,我最想告诉您的是,您的中医治疗方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还记得一年多前,在希茜太太家中您给我看病的情景吗?这一年多来,我抱着对中医坚定的信念,充分理解着您对我发病和治疗的中医看法和阐述,相信中医‘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这个理论对人体整体调节的作用。从您给我开出处方的第二天起,我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中药的内服和外用,天天企盼着奇迹的出现。可是,除了每天中药热水泡手时感到很舒服外,半年多时间过去了,我的病情都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正在我焦急和动摇是不是继续治疗时,我隐约体会到了身体的细微、渐而明显的变化。首先,我感觉到精力比以前充沛,头发滋润,低烧和乏力现象渐渐消失。早晨醒来时,手关节也不感觉到那么僵硬了,而且,手在热水中能渐渐地伸展……我欣喜若狂,心都在颤抖!将近一年半的时间了,我没有间断过用药,并坚持按您的医嘱加强着身体的锻炼。前些时,医院进行了各种现代医学的理化检查,正常的结果让我的主治医生直说‘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而我深刻地领会到这是您给我分析病情时所说的,‘正气’抗邪的结果!现在,我对身体的自我感觉很好,原来外部表现最明显的手关节,除了关节稍稍有点粗大外,肿胀完全消失了。手指伸展灵活,同伴们都说我的手原来是这样的漂亮呢。教授,哪个女孩子不爱美啊?您想,这种时刻,我的心情是多么的喜悦,我每天的生活是多么的快乐美好……啊哈!我完全记起了这个写信的姑娘,她是希茜太太的另一个房客嘉丝敏啊!初次见到嘉丝敏,是在来到伦敦后不久的一个周末下午。热情好客的希茜太太盛邀我去喝下午茶。我刚在她宽敞华丽的客厅坐下,一位身材高挑苗条的金发姑娘也接踵翩然而至。她身着长袖亚麻色布裙,裙摆和袖口绣了一圈小花,一袭粉红色的披巾柔媚自然地披在肩上,头上一顶宽沿卷边草帽,戴着白手套的双手,一边提着一只小巧的花布手袋,一边握着一本杂志。袅袅婷婷,好一个英国中世纪的淑女形像。“您好,教授!”进得门来,她摘下帽子,我真切地听到她是用中文和我打着招呼,语调平和甜美,声音虽不高,但中国话的发音倒很纯正。“这是嘉丝敏,现在牛津大学读东方文学的硕士学位,她是会说你们中国话的。”见到我的诧异,希茜太太略有点骄傲地向我介绍。“Jasmine?”“是啊,教授,您想的不错,就是茉莉花啊!”希茜太太快乐地接口说,“而且,嘉丝敏对你们中国也有研究,她说可能也是在您的家乡江苏吧,有一首很好听的歌曲叫《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呢!”哦,这姑娘还真不简单。我不禁仔细地打量起安静端坐在一旁的嘉丝敏。是常见的那种五官端庄、轮廓分明的西方姑娘,虽然较为消瘦,好像脸色也有点苍白,金色的发质有点枯槁,但仍然让人感觉她很漂亮。这种漂亮不是那种时髦的艳丽,而是素面朝天,一无修饰的清亮照人。尤其是一双潭水般深沉的蓝色大眼睛,除了透露出真诚、纯朴,还有一种睿智和聪慧,使人感到她的漂亮是融在一种醇厚的带有浓浓书卷气的气质里。“您好吗?教授,欢迎您能来到我们英国。”见到我友好的寒暄,嘉丝敏微笑着。“其实我只是能说一些常用的中文而已,东方文学里,我虽然偏爱对中国文学,尤其是对中国古典诗词的研究,但我还没有专门学习过中国话,只是在和我的同事工作的过程中向他们学的。”“同事?”我又好奇地问道。希茜太太在我们面前边摆布着她引以为骄傲的下午茶,边笑着解释说。“嘉丝敏是个好姑娘,虽然她有些不幸,但是她很坚强,她现在白天学习,晚上还要到饭店去工作,她说的同事就是和她在一起打工的中国学生啊。请吧,女士们,先生们,现在让我们开始喝茶吧。”希茜太太的饶舌中,我看见嘉丝敏眉头轻蹙了一下,忽闪的大眼睛中掠过一阵深深的忧郁,更让我心中诧异和不解的是,嘉丝敏轻轻颤抖着端起茶杯时,没有脱去一直戴着的白手套……“哦,看看我为你们准备的维多利亚下午茶吧。”希茜太太完全沉浸在她的杰作中,显然是没注意到嘉丝敏的情绪变化。出于礼貌,我也端起了茶杯。嗬,多精美的茶馔!我这才注意到,面前的茶几上,四个精美的描花细瓷圆碟,依次摆放着琥珀色的葱油曲奇,赭红色的桃仁蛋糕,鹅黄色的夹心饼干和褐黑色的巧克力卷。而我们手中端着的杯子则更见精致小巧,一如凝脂般的象牙白,杯口一圈还闪烁着灿灿的金线。茶汤浅浅,入口一种略带微苦的淡香,是英国传统的红茶。“为什么又叫做维多利亚下午茶呢?”我饶有兴趣地问希茜太太。“哦,还是请嘉丝敏小姐为您解释吧。”胖胖的希茜太太可能是不知我问题的“其所以然”,转而求救似的望着嘉丝敏。似乎顾及着我们的情绪,我看到嘉丝敏有点克制自己似的微微一笑,轻声解释说:“公元年至年间的维多利亚女皇时代,是我们英国最为强盛的阶段,那时的贵族醉心于追求艺术文化的内涵和精致生活的品味。当时的贝德芙公爵夫人安娜女士,每到下午时刻就意兴阑珊、百无聊赖,而此时又稍感饥饿,但又距离穿着正式、礼节繁复的晚餐Party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怎么办呢?安娜就想到了邀请几位知心好友,聚集在家里一边聊天、听音乐,一边享用红茶与精致的点心,共度轻松惬意的午后时光。没想到一时之间,这种形式在当时贵族社交圈内被争相效仿,蔚为风尚,这就是所谓的‘维多利亚下午茶’的由来。”“对,对,嘉丝敏说得太对了。”希茜太太激动地叫着。嘉丝敏冲她友好地点点头,又转向我征询似的说:“我不知用得对不对,当时这种下午茶只是局限在贵族阶层,用你们中国古代有名的诗句做譬喻,是不是叫‘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度闻’?而后来渐渐的这种下午茶步入平民家庭,演变成自娱欢聚或招待友人的社交茶会,可不可以再用‘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来说明?”嗬,这个洋姑娘对中国古典诗词都有很好的领悟呢!看到我的点头赞许,嘉丝敏更谦和地接着说:“到目前,这种优雅自在的下午茶,已成为正统的‘英国红茶文化’的一部分了。喝这种下午茶的特点是要有优雅的环境、精致的茶具、丰盛的茶点,如再配上悠扬舒缓的古典音乐,那就更会给人带来美好的心情和享受。当然,这只是我们英国人对生活的一种美好追求,还远不能达到你们中国伟大茶文化的那种结合着人文礼乐、诗词书画,更蕴含着道德文章、精神哲理的深远意境呢。”听着嘉丝敏的娓娓述说,尤其是听到她用中文完整地念出了那几句中国古诗和对中国茶文化言简意赅的评价,我不禁为这个洋姑娘的渊博才学赞叹不已。“哈哈,我们的嘉丝敏可真是有知识哦,来,来,请用点心吧。”希茜太太一边向我谦让着,一边奖赏似的拿起一个蛋糕递向嘉丝敏。我惊诧着嘉丝敏未用手去接,希茜太太也略一迟顿,紧接着她像突然想起什么,继而语调悲悯地喃喃着:“哦,可怜的孩子,我倒忘了!来吧,孩子,让教授看看,中医还有没有方法治疗。”希茜太太母亲般托住嘉丝敏迟迟疑疑伸出的双手,并脱去了她一直戴着的白手套。“My God!”我不禁失声,也脱口喊出了西方人常用的口头语,真正是:“我的天啊!”我眼前的这双手,冰凉且白皙瘦削,手指虽很修长,但指间关节都呈梭状变形的肿胀着,更可怕的是无名指和小指不自然地蜷曲挛缩着弯向掌心,用手把它们扳直,可是一松手它们则又蜷曲恢复到原样了。我不用多问,只看看这双手的形状,就知道嘉丝敏患的是“类风湿性关节炎”,并且已经是许多年了。见我怔怔着,希茜太太动感情地解释说:“这孩子真不容易,从童年起,家庭就未能给予她温暖,以后到伦敦来上学、生活,全凭着她自己的努力,靠奖学金和在餐馆洗盘子打工,读到目前的学位……”“希茜太太!”嘉丝敏显然不希望她再说下去,“还是请教授帮我看看吧。”她转向我,虽然感觉她是在尽量地克制,但语调还是有点颤抖:“教授,我这种病是两年前开始的,当时,我感觉身体不太舒服,有时还发点低烧,以后就发觉手、足、腕等小关节肿胀,尤其早晨醒来,手部的小关节更加沉重僵直,我去进行了检查并看了医生,他们告诉我,这是种很难治好的自体免疫性疾病,就是您刚才说的简称‘类风关’吧,我也吃了许多西药,虽然照医生们的说法,控制了病情发展的速度,但是,除服药后我有许多身体上的不舒服外,手关节还是变成这样了。”说到这里,嘉丝敏有点凄然地笑笑,“我的保健医生赫克博士还告诉我,这种病在我们英国发病率、致残率很高,有‘终生监禁病’之称,而我现在手很怕冷,越冷手指越伸不直,再说也很难看。教授,中医还有什么治疗的方法吗?”我敛容仔细地为嘉丝敏诊了一下脉,觉其细弦微带数意;看其舌像,色质红而少苔;又关切地问了一些和病情有关的情况,默默地看着嘉丝敏缓缓戴上手套,心里很不平静地翻腾着。这个可怜的姑娘啊!虽说现代医学对这种病的发病的机制还不完全清楚,但是古老的中医对它早就有了发现和认识,并称其为“痹症”。首先,中医从整体的高度认为,所有疾病的发生,都是和支持人体生命的最主要的一种叫做“正气”的物质分不开的,并以一句著名的论述概括地说明,叫做“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而这种正气的充足,需要精神的调摄、饮食的充养。一旦不足,风、寒、暑、湿、燥、火等,这些中医所谓的“六淫”邪气都可以导致疾病的发生。“痹症”就是在正气虚弱的情况下,“风、寒、湿三气杂合而致”。嘉丝敏啊,我即使不对你的身世再往深究,但我也能理解没有家庭温暖,中医所说的,喜、怒、忧、思、悲、恐、惊这种“七情”的变化,对你这样一个感情细腻的姑娘有多大的身心影响和刺激,再何况学业、生活的压力以及整天洗碗刷碟在冷水潮湿中浸泡呢?“教授?”嘉丝敏怯怯地轻声呼唤,使我回过神来。“这种病在中医里,算是一种顽疾,病势缠绵,俗称叫做‘白虎风’。它的病程进展中,有风寒湿痹、风湿热痹和你现在的这种寒湿瘀结等等许多分型。“这种病主要造成以小关节骨骼和周围的筋肉的畸形、萎缩。但不管怎么分型与临床表现,中医还是认为,肝、肾不足是这种病的根本,当这两个脏器亏虚时,人体也可以说是正气不足了,所以容易生病。“而生这种病后又更加耗伤肝肾的精血,这是一种循环往复的损伤。病程日久,气血瘀结,再因为肝不藏血,所主濡养的筋肉就会拘挛萎缩;肾不化精充髓,则所主充实的骨骼就会肿大畸形。“另外,肝、肾精血不足,人的整体也会有低热、乏力、消瘦和毛发的枯槁等等症状。”嘉丝敏神情专注地听着我的讲述,连连点头并再一次迫切地问:“那还有什么特殊的治疗方法吗?”“确实,这种病很难治疗,特殊的方法有是有,但都需要根据我们中医‘因人、因地’等等治疗原则分别应用。“对于你目前的具体情况和病情来说,我想,治疗可以从中医治病的整体观念来全面考虑,就是说,我们中医治病不全是注重在局部的症状上,而是强调通过调动人体‘正气’的方法,来抗御疾病的侵袭并达到治疗的目的。你能理解我的这种说法吗?”嘉丝敏肯定地点着头,并向我投来了带有强烈企盼的目光。我略作沉思后继续说:“我刚才合参了你的脉、证,也考虑了你服中药汤剂的困难和今后的长期性,以及你们英国现有中成药的情况,根据我的临床经验,我建议你长期服用中成药‘六味地黄丸’和‘复方丹参片’这两种药。“虽然,这是市面上常见的成药,但这两种成药处方的药物组成,却是滋补肝肾和祛瘀活血的基础。另外,我再开一付外用药方,你把它用水浸泡后,煎煮成药液,然后装好备用,每次用时,倒少许药液在盆中,适量加入些醋和高浓度的酒,再冲以热水浸泡手部。”我随即开出了外用药方:鸡血藤30克、紫丹参30克、伸筋草30克、寻骨风30克、千年健30克、宣木瓜30克、香樟木30克、油松节30克、豨签草30克、桂枝30克、椒目30克、黑干姜30克、片姜黄30克、路路通30克、桑枝30克。嘉丝敏欣喜地接过内服、外用处方,又小心翼翼地问:“那么,我要服、用多久呢?”“哦,这你就要有长期服药和外用的思想准备了,你现在这种病症表现,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消冰融雪,可想又是决非一日之功的了。“另外,重要的一点,我要提醒你的是,我刚才所说人体‘正气’的培护,除用药外,还需要饮食、运动的综合配合,而更需要的是自我精神的调节,这就是良好的情绪,坚定的信念啊!……”夜深了,我被嘉丝敏的来信激动着,推开书桌前的窗户,一阵沁人心肺的馥郁花香拂面而来,哦,时值六月,正是“茉莉独立更幽佳”的茉莉花开季节啊,我为祖国医学感到骄傲的同时,更为嘉丝敏的病情好转、身体康复而喜悦着。欲知后事如何,敬请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路线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门诊靠谱吗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guazijinj.com/ysjxw/3664.html